Pioneer viewpoint

先锋视点

新闻资讯先锋视点返回上一级 》

2017 11/20Nov
印象曹诚渊|现代舞就像水,流向需要的地方
发布者:手机亚博体育下载城发       浏览次数:




艺术不能孤芳自赏,可是有时候还是要有所坚持。欣赏现代舞就如仰望星空,看见繁星点点,各有感喟。天文学家在各种星轨里看见了学问,而如你我一样的普通人,虽然没有完备的天文学识,却并不妨碍你我去欣赏夜空和漫天星宿,你我还是可以用自己的灵魂去亲近自然。


By 曹诚渊


一说到现代舞,很多人就会望而生怯。在大部分人的眼中,现代舞是一门离他们很遥远的艺术,所以即使是在一、二线城市,现代舞仍然是一门很小众的艺术。但就是这样一门很小众的艺术,通过右岸现代舞蹈艺术节正在常德这个三线小城市慢慢生根发芽。


从11月3日开始的右岸现代舞蹈艺术节在曹诚渊老师的舞蹈作品《棱角》中圆满落幕,此次在常德的演出是《棱角》的城市首演,六个舞蹈片段让常德的观众对于现代舞有了一个新的认识——现代舞不是用来看懂的,而是用心来感受的。


《棱角》右岸现代舞蹈艺术节演出剧照



有人说,现代舞界提到曹诚渊,就像摇滚界说起崔健,他是编舞家、教育家、艺术策划人及文化企业家。“有时午夜醒来,梦着一个没有舞蹈的曹诚渊,竟然什么都不是了。”比起跳现代舞,曹诚渊现在更多地是在进行编舞与推广,做宣传的目的也并不是为了赚钱。他认为不需要所有人都来认同现代舞,为的只是寻找志同道合的人,在茫茫人海里,寻找能够被现代舞所选择的幸运儿。


本期噼呖啪啦大咖说在《棱角》演出之后对曹诚渊老师进行了专访,他与我们分享了对于现代舞的看法以及在常德进行城市首演的感受。





访谈精选  INTERVIEW

      

Q1:没有选择北上广,而将《棱角》首演落地常德,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?

A:其实《棱角》这个节目最初的想法就是在全国的二三线城市来巡演,因为我们发现,最近这几年,整个中国在那些大城市之外的很多城市,有不少年轻人都开始了对现代舞的兴趣,所以我们决定要安排一台节目叫做《棱角》,主要的目的就是介绍如何欣赏现代舞。


《棱角》右岸现代舞蹈艺术节演出剧照


可是常德特别让我感到惊喜的是,有很多年轻人在跳现代舞,在做现代舞的推广,包括田园构想舞蹈团的吴波,也是这次右岸舞蹈艺术节的总监,九鼎舞蹈团的徐安,子歌舞蹈团的蒋苏黎等等,我先后来过常德两次,这一次是第三次,所以对常德有非常好的印象。尤其是听说右岸文化艺术中心的落成,有非常好的环境,那么我觉得把《棱角》的首演,城市的首演放在常德是个很有意思的事。



Q2:常德毕竟是一个三线小城市,为高雅艺术买单的消费习性毕竟不如大城市。所以,来之前您有担心过会遭遇本土的市场冷遇吗?


A:其实搞艺术很少去关注市场,市场是娱乐项目关注的。现代舞是一个性价比很高的东西。你看我们的演出才十几个人,没有什么道具、布景,服装也很简单,所以其实我们的成本很低。那些真正喜爱艺术的观众其实每个城市都存在,包括常德这个城市。所以只要我们来到这里,有合适的宣传、有合适的票价、合适的环境、合适的剧场提供给我们的时候,观众我觉得是没有太大的问题。


因为任何一个城市都是有不同层次的。有人只是喜欢去打打麻将啊,会去娱乐一下,有时去卡拉ok唱唱歌;可是有些人喜欢去学习,去了解一些生活中不同的东西,那么我想现代舞就是提供给这些人机会,让他们获得除了一般娱乐之外的更好的,让他们在思想上,感情上获得更高的享受。那么现代舞来到常德,我觉得是水到渠成。



Q3:您能不能评价一下本次舞蹈节活动,以及右岸文化艺术中心。


A:这次来常德参加右岸现代舞蹈艺术节是非常开心的一件事,右岸文化艺术中心也是给我很多惊喜,因为它从设计、规模,它里面的多种功能走在一块,然后再配上背后的一个意识,要怎样推动这些意识,没有妥协,没有为了吸引更多人来而去做一些讨好观众的这些妥协的精神状态,我觉得非常好。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够站立起来,达到一个意识上的高度,有了这个高度,你才能够吸引这些观众,而且培养这些观众,带着这些观众一块来成长,这是我觉得常德这次来的时候我觉得了不起的地方。


我觉得有时候艺术不能孤芳自赏,可是有时候还是要有所坚持,我觉得这是很重要,因为你有了坚持,你才能够把质量做出来,然后最后整体,整个社区,整个人民,因此而获得这个成就感。



Q4:现代舞它和其他舞种最大的区别是在哪里?它的魅力在哪?


A:现代舞它和其他舞种最大的区别是它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。就是说他在创作的时候我们是非常注重舞者他们自己个性的呈现,也是在舞蹈之中怎么去追求创新,最后在舞蹈中怎么样去关注时代。



《棱角》右岸现代舞蹈艺术节演出剧照



观众来看现代舞的时候,可以说每一个节目都是有新的样子,(这些)跟其他的舞种都会不一样。其他的舞种,幕还没有打开的时候你就可以感觉的到,你就可以想象的到在看什么。可是在现代舞里面,当幕打开的时候永远会发现一些全新的东西放在你面前,这也就是它的魅力所在。



Q5:为什么反感被人称为“现代舞之父”?


A:在现代舞的范畴里面,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,每一个都有他独立的个性,有他自己独立的世界。当然,我鼓励那些演员或者那些年轻人去上很多不同老师的课,可是真正的现代舞它不是传承某一位老师,而是表现自己。


所以我不太愿意说我是某一个老师,甚至你们看见舞台上的舞者,年龄可以当我的孙子,可是在平常生活里面我们都是平等的,中国现代舞之父这样的一种称谓就好像说是很权威的,是大腕儿。其实当你去看一个舞蹈家的节目,你可能喜欢或者不喜欢,可是他们都有说话的权利。



Q6: 您已经为了现代舞这个事业奋斗了43年时间,还打算坚持多少年?


A:真的,我不知道,因为我今年是62岁,可是每天跟我的演员们在一块的时候,我感觉我现在是26岁。所以我觉得我未来很长的,包括我的身体状态。


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将来会继续多长时间,可是我的身体告诉我,我还可以往前走,那么就往前走呗。我觉得总有一天身体会告诉我,诶,你够了不要做,那么我就乖乖地休息一下。可是在这个过程里面,我享受每一天,也跟着我的团队一块来享受这个过程,我觉得这就是现代舞,现代,当下,这一刻所发生的事儿。



访谈嘉宾 GUEST


曹诚渊


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艺术总监 

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艺术总监

中国舞蹈家协会理事 

广东省舞蹈家协会副主席


曹诚渊为编舞家、教育家、艺术策划人及文化企业家,是一位在中国的现代舞领域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。他出生并受教育于香港,其后在美国接受现代舞训练。曹诚渊1979年于香港大学获取工商管理硕士,2000年成为香港演艺学院荣誉院士,2015年获香港演艺学院颁授荣誉博士。


曹诚渊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现代舞的发展 ,还创办了两个现代舞交流平台——广东现代舞周和北京舞蹈双周。 对舞蹈的贡献让曹诚渊备受赞誉,历年获奖无数,包括1988年香港艺术家联盟“舞蹈家年奖”、 1990年“香港十大杰出青年”、1993年“英女皇荣誉奖章”、1998年“路易·卡地亚卓越成就奖——舞蹈设计家”、1999年香港特区政府颁发“铜紫荆星章”及2014年香港舞蹈联盟颁发的 “杰出成就奖”。


从1980年至今,曹诚渊创作了60多部不同风格的作品,包括《鸟之歌》、《昆仑》、《中 国风·中国火》、《365种系定唔系东方主义》、《逍遥游》、《一桌N椅》、《三千宠爱》、《寻 找大观园》、《兰陵王》、《非常道》、《霸王》等。这些作品多次在加拿大、法国、德国、 以色列、日本、韩国、美国,以及北京、广州、上海和台北的大型艺术节上演。





拍摄现场 FILMING SITE







用人文赞美城市



特别鸣谢 活动主办方










策划&传播